欢迎您光临乐虎游戏官网官方网站!

【SexyVC周报】共享单车下半场:失血不断,造血困难!

时间:2020-05-05 18:37

对话愉悦资本刘二海:腾讯、阿里是创业公司绕不开的两个选项

本文来源全天候科技作者张吉龙,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上周SexyVC共收录了135起国内投融资事件,累计金额超过150亿元人民币。和之前的投融资行为相比,获投项目数量有所上升但融资金额却下降明显。

“我相信中国未来的企业应该更多数是通过并购来退出。”

北京时间5月17日晚,瑞幸咖啡昨晚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股票代码LK,发行价17美元。瑞幸咖啡以25.00美元的价格开盘,较发行价上涨47%,盘中股价最高至25.96美元,随后逐渐下跌,至收盘时报收于20.38美元,市值约为47.4亿美元。

上周最受投资人欢迎的领域为医疗健康,有25个项目获投,久违的进入了最受投资人欢迎的TOP3。其次为企业服务领域有20个项目获得融资,和上周相比获投项目有所下降。

6月30日,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8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暨粤港澳大湾区南沙论坛间隙,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即使在成熟市场,企业也不可能都选IPO,“并购退出会是非常非常主流的退出方式,也是最重要的退出方式。”

图片 1

上周融资事件的融资轮次主要集中在初创期,其中A轮融资事件最多,共39起;天使轮次之,为31起,战略投资事件数量排名第三,共28起。从上周的情况来看,投资人比较还是青睐早期项目。

今年4月,愉悦资本作为A轮唯一投资人参与投资的共享单车品牌摩拜,以27亿美元的价格卖身美团点评。这在当时也引发了广泛讨论,创业企业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究竟该如何选择:是投靠巨头还是独立运营乃至冲刺上市。

除了创始团队,背后的投资人成为瑞幸快速上市的赢家。在瑞幸咖啡股权结构里,刘二海代表的愉悦资本持有6.75%的股份,是第二大机构股东,堪称瑞幸快速造富神话的资本推手。

上周共有134个项目获得投资,累计金额超150.36亿人民币,“企业服务”领域成为上周最吸金的领域,融资金额超过33.57亿人民币,其次为医疗健康领域共获得了29.57亿人民币。和之前相比巨额融资事件小幅下降,上周巨额融资事件主要集中在医疗健康领域,和上周相比上升明显。

刘二海的观点是,两种方法各有千秋。

图片 2

一周关键词

愉悦资本创立于2015年,在汽车/出行,互动娱乐,居住/空间等领域有着多笔投资,投过的项目包括摩拜单车、蔚来汽车、神州专车、小猪短租等。今年4月,刘二海再登《福布斯》全球创投100人榜,愉悦资本也是全球最年轻的入选机构之一。

2018年作为创业市场中的一匹黑马,瑞幸咖啡除了不断刷新开店记录,也饱受烧钱扩张争议。

人工智能

“自动驾驶如何发展,法律法规将起到主要作用”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全年,瑞幸咖啡的营收为8.41亿元,净亏损16.19亿元,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净收入为4.8亿元人民币,净亏损5.5亿元人民币。

上周风口领域为人工智能领域。有两家公司获投。其中AI语音公司为思必驰AI语义公司为图灵机器人,思必驰成立于2007年,在获得本轮融资后将更多的探索商业化,其中推出硬件产品、增加B端服务业务线,是思必驰的下一步计划。

刘二海认为,现在的大出行领域,最重要的两件事情是电动汽车及智能驾驶。在这两个领域,愉悦资本都有所布局,电动汽车领域投了蔚来汽车,智能驾驶领域投了Momenta。

在今年4月初,一条动产抵押信息显示,瑞幸咖啡将其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多家门店的咖啡机、奶箱等做抵押,涉及金额为4500万元。这在外界看来是瑞幸咖啡资金吃紧的一个表现。

图灵机器人成立于2010年,核心团队来自虫洞翻翻, 本轮融资之后,图灵将持续强化儿童AI大脑的产品技术研发,与产业链上下游合作,帮助更多品牌和产品实现智能化,让机器人成为儿童更信赖的伙伴。

“如果选最重要的一件,可能是造车。”刘二海说,过去汽车领域的创新主要在车的使用和产业链上,但电动汽车的出现是从造车开始,让汽车本身发生变化,从而带动整个产业链条发生变化。发动机变成电池,改变了车身设计,也改变了维修保养的环节。

有观点认为,这类项目多数没有利润,靠着资本输血不停地扩张,从而助推成长为独角兽,这样的商业模式或不可持续。

金融

除了车的电动化,智能化也令驾驶体验变得更加重要。刘二海认为,智能化发展速度非常快,“现在的智能汽车中,自动驾驶或智能辅助驾驶,已经变成非常普通的一件事情。未来的汽车可能基本上都要配备。”

对于外界争议,作为投资人刘二海站出来辩解,“我不知道‘烧钱’是怎么定义的?如果投入的资金创造了更大的价值,这能叫烧钱吗?”

上周共发生14起投融资事件,主要集中在虚拟货币、金融信息化和金融综合服务领域。其中虚拟货币领域获投事件最多,共发生6起,占比高达43%。金融领域已发生208起投资事件,涉及金额共计2070亿元,较去年同期大额投资事件频发。前些日子蚂蚁金服获得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华平投资等投资机构140亿美元的战略投资是近期最大额的融资事件。

在刘二海看来,自动驾驶或智能辅助驾驶在偏封闭的条件下,很快就能够应用。如矿山、厂区等人少的偏封闭路段的物流。这部分领域自动驾驶技术的应用,可以先解决很多问题。

面对媒体,他表示并没有感到什么悲伤和担忧,“要想塑造品牌、开上千家门店,适当的‘烧钱’是必须的。”他认为亏损在一个创业企业的发展早期很正常。

一周活跃机构

但相对于技术而言,法律法规对于自动驾驶的意义或许更大。刘二海认为,人类驾驶员出了交通事故,可以负法律责任,但自动驾驶出了事故,法律责任无法确认,因此自动驾驶一件事故都不能出。未来的自动驾驶如何发展,法律法规将起到主要作用。因此自动驾驶汽车真正要上路,还需要不少时间。

不止瑞幸咖啡,在刘二海投资的其他项目中,也曾被质疑过“烧钱”和“泡沫”,例如蔚来汽车和摩拜单车。只不过,上述两个项目,刘二海已经分别通过被投公司的上市和被收购实现成功退出。

君联资本

共享单车到了比拼企业效率和增值服务的时候

但这位时代车轮上的投资人,能一直走得又快又稳吗?

上周君联资本共参与了4起投融资事件,微商代购分销平台爱库存、人工智能医疗影像提供商迪英加、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商纵目科技、华人音乐公司太和音乐。

愉悦资本的另一笔知名投资是共享单车品牌摩拜。

01

君联资本投资超过300家企业,管理基金规模350亿元。截至2016年底,君联资本注资企业50余家企业已成功在国内或海外上市/挂牌,40余家企业通过并购退出。2016年,君联资本在一年之中拿到了9个IPO项目的退出回款,并通过并购的方式从10个被投项目中实现退出。过去3年中,君联资本实现了近百亿元的资金退出,退出项目IRR达到35%-40%。

2018年4月,摩拜被美团收购。而共享单车中另一大品牌ofo还在继续为独立运营努力。愉悦资本是摩拜A轮的唯一投资人,并在后续融资中持续跟进。在摩拜被美团并购之前,愉悦资本是摩拜的第二大外部股东,持股仅次于腾讯。

从技术男到投资人

2017年上半年,君联资本已有4家被投企业通过IPO/借壳上市,2家企业在新三板挂牌,另有超过10家企业进入IPO通道,其中3家已顺利过会。另据投中网获悉,君联资本在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将有近20家被投企业进入IPO通道。

刘二海认为,当下共享单车已经到了要比拼企业管理和运营的时候。

2015年夏天,刚刚从君联资本离职创立了愉悦资本的刘二海被易车网创始人李斌拉上一起看了一个自行车的项目。

在SexyVC该机构评分为7.2分,本文摘区部分评论:

在他看来,共享单车的竞争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有车骑”,主要是竞争市场覆盖,让用户随时可以有车。第二阶段“骑得好”,对单车本身的改良,如采用无链条设计、减轻单车重量等。第三阶段“效率高”,此时竞争的是企业内部的运转效率,单车的周转率要高。第四阶段“能增值”,就是除了单车费之外,要有其他的增值业务。现在单车领域的竞争已经处于第三、第四阶段。

在海淀区的768文创园里,刘二海第一次骑上了李斌拿出来的自行车样品,然而令他失望的是骑上去没几圈,脚蹬子就掉了,“我当时就想,这能成吗?”他有点犯嘀咕。

SexyVC认证创始人评论:靳文戟@君联资本

刘二海介绍,“增值业务”这一部分是存在争议的,它的本质是如何把流量转化为合适的商业模式。广告可能是其中之一,在手机上为生活服务场景导流、朝四轮方向延展也有可能。

尽管心里打鼓,刘二海还是决定投资了这个名叫“摩拜单车”的项目,其实当时被拉来了看的不只是刘二海,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也看了这个项目,但是BAI在市场接受度、车辆破损度、铺车密度等方面存疑,因此没有投资。

在一个智能硬件活动上见过,总体感觉对智能硬件领域兴趣缺缺,还是很看重团队,很实际,慢条斯理,比较有深度。

“阿里、腾讯已成了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

刘二海在回去和其他合伙人商量的时候,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戴汨决定先投入200万美金看看效果,但时任摩拜单车CEO的王晓峰认为200万美金可能不够,希望愉悦能投300万美金。最终刘二海还是决定拿出300万美金,“300万和200万其实差距不大,如果只投200万极有可能事情还没做出来就挂了。”

一周融资事件

今年4月,摩拜卖身摩拜,也在创业圈引发热议:那就是创业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是应该像摩拜一样接受被并购,还是应该像ofo一样坚持独立发展。

最终愉悦资本成为摩拜单车A轮的唯一投资人。

图片 3

作为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的观点是:两种方法各有千秋。刘二海说:“我相信中国未来的企业应该更多数是通过并购来退出。”他补充解释,即使在成熟市场,企业也不可能都选IPO,“并购退出会是非常非常主流的退出方式,也是最重要的退出方式。”

那个时候,刘二海可能无法想象这个项目未来会有怎样的离奇经历,共享单车行业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发展历程,随着风口落下,无数资本、无数用户“深陷”其中,成为牺牲品。

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共享单车,如今的日子不好过。

刘二海同时表示,自己其实很愿意支持企业家独立发展。如果企业家能坚持独立,把企业发展壮大成为一个巨大的平台型企业,这样是更好的。

但刘二海和他的愉悦资本是少数的赢家。

2017年6月起,共享单车开始出现退出者——町町单车、小蓝单车、酷骑单车等相继倒闭。

当下中国的商业生态中,创业者的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阿里和腾讯就成了无法绕开的议题。是选择被它们并购退出、依附它们发展,还是从别的渠道融资运营,寻求独立于阿里、腾讯系,不管怎样,阿里和腾讯都是难以绕过的两个选项。

一个理工科技术男,半路出家成为职业投资人,接连投出了摩拜单车、蔚来汽车、瑞幸咖啡这样的明星项目,刘二海的人生经历堪称传奇。

因过量投放、企业倒闭等问题,街头出现大量废弃闲置的共享单车,挤占公共道路资源。

刘二海认为,阿里和腾讯在行业中存在正面因素,投入大量资金,促进企业并购退出。但同时不可回避的是,阿里、腾讯已经成了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运转基础设施的人都有责任,不能运用基础设施的优势来打击别人,中国未来也一定会对此进行监管。”

图片 4

例如广州,据《广州日报》报道,去年起,广州市交委已发布声明,禁止任何形式的新车投放行为。进入2018年,清理废弃共享单车成为重点聚焦的话题。4月18日,广州市集中开展清理共享单车的整治行动,一天就已清理共享单车超过9000多辆。据统计,停在广州街面上的废弃共享单车有30多万辆,而画线规范内可停放的大概8.5万辆。

刘二海说,对创业企业来讲,当前的形势下,需要“更具有独特性”,同时也要把阿里、腾讯作为重要要素考虑,“因为它是大玩家,这是现实。”

1994年,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专业硕士毕业的刘二海被分配到中国吉通网络通讯有限公司(下简称“吉通公司”)工作。

谁来负起清理的责任?废弃共享单车该交给政府还是企业处理?

这一家由电子工业部发起,由电子部系统的三十多家大型国有企业参股组建的公司,是当时中国战略性“三金工程”之一金桥工程惟一业主单位,负责工程的建设和运营。

对此,摩拜单车和ofo企业作出了回应。摩拜单车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企业打算“以新换旧”,换置一批废弃共享单车。企业在广州租赁了十多个仓库,每个仓库至少有1000平方米以上,用来放置废弃单车。

在吉通公司最初的两年,刘二海的工作是为吉林做广播电视项目,把模拟的微波做成数字微波,传输电视节目。后来随着新技术的出现,吉通公司准备做IP电话业务,刘二海由此被调入互联网事业部,成为该部门仅有的两名员工之一。

其他大城市也不例外。据国是直通车报道,尽管从去年9月暂停了共享单车新增投放,但北京等城市的共享单车过剩情况依然明显。

当时,由于看重吉通公司手中的经营互联网运营牌照,软银和UT斯达康联合给吉通投资1000万美元。

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今年4月底,北京共享单车总数已控制在190万辆左右,较去年9月最高峰时的235万辆下降约19%。但目前局部地区共享单车测算活跃度为50%,即仍有一半处在闲置状态,变成了“过剩单车”。

随着IP电话项目的成功,刘二海所在的部门也开始发展壮大。刘二海后来回忆,增值业务部成为当时吉通最大的收入来源,收入占了吉通总收入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他也从部门经理升职为吉通增值业务部部长。

在处理“过剩单车”方面,北京、深圳均提出调控共享单车的数量,将采取置换的方式对车辆进行更新。

上一篇:最赚钱对冲基金桥水在华启动业务
下一篇:没有了